台灣出差找囡囡 外送茶論壇 台北找正妹 台中外送茶 上門服務 台灣一夜情 西門町旅遊出差叫小姐line:78141台中外送茶板橋叫服務土城叫小姐新竹約炮中和旅館叫Wechat: twc141酒店叫服務台北旅館叫小姐台北永和叫小姐外送茶土城叫小姐板橋外送茶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3|回復: 7

[分享] 受辱的美少婦名媛-2

[複製鏈接]

892

主題

904

帖子

307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071
發表於 2018-9-25 18:58: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真美啊!……」
「從沒看過皮膚這麼白嫩、身材又這麼正點的尤物。」
所有男人都離開座位站起來,目不轉睛的緊盯住芸柔,饑渴的視線在她每一寸光裸的肌膚上游走,短短幾秒,那副美麗的胴體已被掃視百遍以上!
趙同喘著氣,也跟其他男人一樣,無法將目光從媳婦誘人的身體上離開,尤其是那雙脂玉般的飽潤乳房,還有誘人的兩腿間。
顧廉似乎注意到這一點,他淫笑道:「沒想到趙董也對自己的媳婦有興趣,阿力,你把這美麗的騷貨抱起來,讓趙董和在座我們女主角的主人都看清楚。」
趙同聞言急忙將目光移開,漲紅臉辯解道:「我沒有想看什麼,你別在我兒子面前亂說話!」顧廉卻一味冷笑,要人再將趙同架回椅子,重新五花大綁起來。
趙同被綁在椅子上,低頭不敢再看媳婦一眼,更不敢看比鄰同被綁在另一張木椅上的兒子君漢。
「啊!不要……放我下來!」突然又傳來芸柔的悲叫。
趙同被芸柔叫聲所吸引,再度抬頭看時,腦海興起一陣暈眩,原來那名精赤身體的壯男,用他有力的手掌操住芸柔的兩腿腿彎,將她像把尿般的端離地面,而且還直朝他走過來。
趙同第一次看到這麼美麗粉嫩的小穴,但他只看一眼就趕緊閉上,心跳卻快得像在打鼓,耳裏除了「嗡嗡嗡」的蜂鳴外,就只聽見媳婦悲慘的啜泣聲。
「睜開眼看清楚,不然你兒子會怎樣我可不敢保證喔!」顧廉的聲音冷冷響起。
趙同只好睜開眼。
其實在他心中,罪惡與倫常一直激烈交戰著,罪惡早就佔了上風,他渴望再看媳婦美麗肉體最禁忌的地方,顧廉的逼迫,只是給他跨越禁忌的藉口。
他再度睜眼,芸柔的私處已經離他視線不到十公分遠,他就像個木頭人般,眼珠動也不動的凝固在芸柔雪白的腿根中央。
與其說它是女人的生殖器,不如說它是一朵美麗的肉玫瑰,盛張的花瓣上沾濡著點點玉露,花瓣中心那道深遂的秘洞,隱隱擠壓出透明的花蜜,那裏就是他寶貝孫兒生出來的地方,卻也是全天下男人都奢想進去的地方。
「嗚……爸,別看那裏……」芸柔雙腕已被人用繩索捆綁,無力反抗下,只能把頭轉向一邊,哭泣哀求著,難以承受的恥辱,讓兩隻雪白的腳ㄚ不由繃緊,大腿根也因用力而浮現緊致的柔肌線條。
趙同一輩子都沒見過那麼美麗而誘人犯罪的肉體,下身的肉棒不知不覺中挺得更利害了,熱血不斷湧進陰莖內蓬勃跳動的動脈,就快把纏繞於上的細線給繃斷。
「把她抱走……我不能看……」趙同痛苦的喘息哀求。
顧廉愈看愈有趣,突然想讓這出本是臨時起意的公媳淫亂劇本繼續演下去。
「夠了,再來是把她上身按」投降式「、下身用」蝴蝶式「縛起來。」顧廉一聲令下,另一名壯男立刻取來一大捆麻繩。
芸柔知道這是要來捆綁她的,害怕得直掙扎,但在兩個魁梧有力的男人的宰製下,她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一個男人將她被捆綁的雙臂拉高,另一個男人就用粗麻繩從她高抬的腋下、沿著乳峰上緣開始往下捆繞她的身體,質地粗糙的麻繩,像火一樣燒烙在羊脂般的光滑雪膚上,痛得她咬牙悲鳴。
但皮肉之痛還在其次,更讓她難受的是早已過了哺乳時間的漲奶乳房,在麻繩的壓迫下,就快爆開來,雪白的乳峰下出現淡淡的血管。
那男人不管她的身體有多難受,仍然一圈又一圈的繞過繩索,熟練地拉緊確認,乳房因上方被繩圈壓擠而變形,嫣紅的乳頭開始高高的往上翹,乳暈的地方佈滿扭曲的青色細筋,飽滿的乳頭紅得就像隨時會噴出血來。
「別……再綁了……我好難受……」芸柔呼吸不過氣,苦苦的悲喘乞饒。
但那男人並沒因此而手下留情,他又繞了兩圈,才在芸柔背後用力打了一個牢結,在男人拉緊繩結的那一剎那,芸柔感到乳端一麻,讓她更加羞恨的事發生了!
白色的乳水,正緩緩的滲出乳頭!
一滴、二滴……
在場的男人同時發出驚歎,奶水愈滴愈快,最後就像沒關緊的水龍頭一樣,滴滴答答的打在大理石地板上。
男人將她高舉過頭的胳臂往後拗,再用另一條繩索將她手腕上的繩索與背後圍繞胸部的繩索連結、拉緊、綁牢!芸柔就只能高舉著胳臂無法放下,這就是所謂的「投降式綁法」。
很快她也知到何謂「蝴蝶式綁法」,就是把她兩條腿彎屈,大腿和小腿用繩索牢牢捆綁,令她無法夾起雙腿的殘忍方式。
被捆綁好的芸柔,悲慘地張大著腿根讓男人端在懷中,從乳頭汨汨滲出的母奶,形成幾條白色的河流,它們沿著乳峰而下,流到下腹再滴落地面,讓那些圍觀的禽獸男人看得精血充腦,不斷的吞口水和舔乾燥的嘴唇,更有人不顧形象的抓著漲硬的下體,每個人看芸柔的眼神都已瘋狂。
而顧廉卻已想好了更淫亂的方式來玩弄芸柔,他拿出兩條黑細繩,迅速地弄了二個活線圈,再將線圈套進這可憐少婦乳房前端嬌豔的肉蕾上,然後殘忍地拉緊。
線圈牢牢綁死乳頭根部,阻止了奶水繼續流出來,有一邊的乳頭用的細繩比較長,那是顧廉另有所用而特別預留的。
如此弄好兩邊乳頭後,他竟要抱著芸柔的壯男將她放在趙同的大腿上,讓可憐的芸柔和自己的公公赤裸相對,兩人不僅腿部肌膚有了緊密貼觸,男女的性器甚至只有一棒之隔。
趙同燒鐵般矗立的肉棍,就這麼緊貼在媳婦柔軟的纖腹上,芸柔當然拼了命的掙扎反抗,但顧廉卻把繫住她乳頭較長細繩的另一端,再拉到緊鄰趙同而坐的君漢命根上,於肉袋和龜頭下方胡亂纏了十幾圈後綁死,如此芸柔若再亂掙扎,恐怕丈夫的命根也要跟著遭殃。
趙同對自己想出這個惡毒的方法似乎十分得意,其他人除了讚歎,竟還有不少人給他掌聲。
「你這個惡魔……到底要怎麼折磨我……才甘心?」芸柔喘著氣,羞恨愈絕的質問顧廉。
她現在的處境真的十分可憐而辛苦,因為手腿都被束縛著,坐在公公大腿上一不小心就會往後翻倒,卻又不能往前傾把乳房壓在公公臉上,所以只能盡力用被彎屈捆綁的雙腿勾住公公的大腿和小腿,但公媳兩人這樣的姿勢,真是淫糜而醜亂到極點。
「趙董,你兒子的命根又快不保了!如果要我放了他,就用你靈活的舌頭,幫你媳婦把綁在她敏感乳頭上的細線鬆開,讓我們欣賞一出公公幫助俏媳婦好戲吧!」
顧廉冷笑說道。
「不!你這個變態!」芸柔玉唇蒼白顫抖,要在這麼多人面前,還有君漢在場,讓公公的唇舌及唾液接觸只有丈夫和寶寶能碰觸的乳頭,她光想就恨不得立刻死去。
趙同卻沒有拒絕,他無奈地說:「芸柔,我們別無選擇……只是碰到那裏,畢竟還不能算亂……亂倫……而且我們也是迫不得已,你就委屈一下吧!」
芸柔咬著唇、淚如斷線珍珠,她看了半昏半醒的丈夫一眼,發現他整條命根都呈現黑死的顏色,再不及時鬆綁,恐怕一時三刻就要壞死掉。
她心一沉,淒然對顧廉說:「我配合……但你要答應……等一下就幫君漢鬆綁!」
「只要你公公能弄開你乳頭上的繩結,我馬上放鬆你老公命根上的細線。」顧廉〝爽快〞的承諾。
「我知道了…」芸柔默默朝離她已經很近的趙同,挺起胸前一雙被繩圈繃滿的玉峰,將本是用來哺育兒子的熟紅乳頭,送近趙同唇前,羞顫欲絕的說:「爸…請你…快一點…」
聞到媳婦成熟乳房散發出來的乳汁香味,趙同的鼻息變得更急促,他伸出微微發抖的舌頭,用舌尖觸碰芸柔敏感的乳頭中央,那裏還有一點白色的殘汁,芸柔嬌軀一震,差點呻吟出來。她喘著氣,弱聲的說:「爸…不是…那裏」
趙同感覺一絲甜鹹香味,從舌尖味蕾傳遞進到大腦,終於嘗到從芸柔身體所分泌出來的新鮮母奶,雖然連一滴都不到,但那種淫亂的刺激感,卻比吃威而剛還猛烈,連緊貼著媳婦肚子上的盤根肉棍,都不能控制的抖跳幾下。
芸柔也感覺到公公身體和心態上不正常的性慾反應,讓她既是害怕、又是羞憤。但都已走到這一步,不讓公公把乳頭上的繩結挑開,也無法救丈夫,只好繼續忍耐下去。
不過綁在乳頭根部的細繩是如此的牢緊,光用舌尖那可能挑鬆,趙同的舌頭在她得乳頭輕咬舔逗了數十回,弄得她渾身酥軟難受,高抬雙臂的火辣白軀,就這麼坐在趙同的大腿上挺腰扭擺。
原本飛瀉的柔亮秀髮也亂了,髮絲粘在香汗淋漓的粉肩和雪背上,汗滴聚成了水條,延著優雅光滑的香脊不斷滑落,她先前強忍住的聲音,後來也控制不了被燃起的迷亂情慾,小嘴斷斷續續發出哀羞蕩人的呻吟和喘息。
「嗯…爸…不行…不能再用了……再下去…我會…」芸柔鬆開咬緊的嫩唇,緊糾柳眉、呼吸雜亂的哼訴。
趙同仰起臉,滿眼血絲看著神情動人的媳婦解釋道:「沒…沒辦法…繩子綁好緊…除非…含進整顆乳頭試看看…不然很難弄開…但是這樣…對你未免太過份…」
芸柔害羞的轉開臉,聲音如細蚊說:「你怎樣弄都可以,只要能快一點…」
趙同得到媳婦的許可,興奮和緊張兩種情緒在內心激蕩,他張啟微微發抖的兩片肉唇,慢慢含進媳婦嫩乳前端、那顆比攖桃還香甜的珠蕾。
一股灼燙酥麻的熱流包圍住敏感乳首,芸柔成熟的生理產生更強烈的反應,她似乎高估了自己的定力,這一刻,誠實的身體背叛了她,酸麻酥融的感覺,隨著公公口中那條濕滑的舌片對勃起乳頭的攪拌,如洪水潰堤般傳導到身體的每一處末端神經,腦袋也變得遲鈍而難以思考。
她無法理解為何身體會對公公的挑逗產生如此大的反應,以往就算是丈夫親吻她的乳尖,都還沒有這種浪濤洶湧、快喘不過氣的感覺。
(難道…我是一個喜歡…亂倫得蕩婦嗎…不…我不要是那種人…)她的心在吶喊,發出口中的,卻是分不出啜泣或呻吟的動人美聲。
其實她會變得這麼敏感,當然不是她喜歡趙同對她作的事,而是乳房被繩索捆得繃硬,血液都充滿到乳尖,而且原本就已漲奶的情況,更加劇了乳端末梢神經的敏感度,此外還有被男人圍觀,以及和公公倒錯的行為,則讓她內心慌亂,卻激起無名情慾的因素。
趙同用舌頭嘗遍媳婦充血凝硬的飽滿乳頭,甚至又吸又咬,還是無法順利將細繩鬆脫,但坐在他大腿上的芸柔,雪白肉體已像是從水裏出來一般香汁淋漓,猛然一陣強烈的顫慄。
芸柔發出忘情的銷魂激吟,懸跨在趙同大腿上張開的股間,竟慢慢垂下一條透明粘稠的愛液,淫糜的水條,懸在她的恥穴下搖搖晃晃,足足有十公分長,所有男人都圍過來觀看,還有人是伏在地上,以仰角向上看仔細,口中不斷嘖嘖稱奇。
「爸、柔柔,你們在幹什麼!」因為芸柔扭動得太利害,終於讓丈夫君漢痛醒了過來,他一睜眼就看到自己的父親和心愛的妻子,全身赤裸在幹這種苟且的勾當。
不相信、不甘、和憤怒,一下子填滿了胸懷,差點就又昏了過去。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芸柔驚慌失措的解釋,趙同在同一時間也急忙把嘴離開芸柔濕紅髮腫的乳頭,怎知這時綁在肉蕾根處的細繩,早在他口舌一陣催殘下,已經有點鬆弛,乳根一開,得不到發洩的雪白母奶,變成數道細絲,從被唾液濡濕的乳頭上微小的泌乳孔,以及分佈在乳暈較靠近乳頭周圍的小肉瘩,間間歇歇的噴出來,灑在趙同臉上和胸膛,看到這一幕淫亂的君漢,恨不得立刻咬舌自盡。
「你這賤女人…竟然作這種亂倫的事!還有爸,你是我最敬愛的人,怎麼會和柔柔…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君漢快哭出來的怒吼。
「漢!我和爸們不是在作那種事,你要相信我…」芸柔急著想離開公公的身上,忘了自己另一邊乳頭上的細繩連接著丈夫的命根,這麼一動,君漢一聲慘叫,馬眼又流出血來,再度痛昏過去。
芸柔花容失色,急聲問道:「君漢!你沒事吧?你別嚇我!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她淚如雨下的轉頭哀求顧廉:「求求你,不要再綁著他那裏,要我怎樣都行!」
顧廉嘿嘿獰笑道:「好說、好說,看在趙董至少已經用嘴幫你服務的份上,你是不是也該回報他,用你迷人的小嘴幫你公公把纏在肉棒上的線鬆掉?」
芸柔咬著唇,淚珠又籔籔滾落,她和公公赤身相對、肌膚相觸、還讓他吸吮自己的乳頭,若說這些還不構成亂倫,至少也已經超越公媳應有的禁忌太多了!
如今又要用她的嘴去接觸公公的陽物,簡直是更朝亂倫跨近一大步,接下來會再怎樣,自己根本不敢往下想。
「我…願意…你現在就鬆開君漢那裏的繩子」她強忍著悲辱答應。
「柔柔!」趙同不知是感動還是激動,低喚了媳婦的名字,只是從前他未曾叫她柔柔過,柔柔是君漢叫的,但自趙同和媳婦有過不尋常的接觸後,他竟不自覺用這種膩稱來叫她。
「太好了!先把這男人老二上的繩子弄鬆一點」
趙同說,接著又立刻轉頭交待身後兩名壯男:「然後把這對男女放到地上,男的躺下面,女的在男的上面,用六九的姿勢,方便我們嬌滴滴的俏媳婦幫勇猛的公公舔開肉棒上的細繩。」
聽到是這種安排的芸柔,腦海轟然空白,嘴唇沒有一絲血色,胴體不住發抖的向顧廉哀求:「不…不能用這種姿勢…這樣子太過份了…我辦不到…」
這樣不只會趴在公公身上,芸柔私秘的女性生殖器,也會被公公看得一清二楚,更無法接受的是這種樣子根本是男女口交的淫亂體位,和亂倫幾已無異。


但那些禽獸根本不會放過她,還是把她依照顧廉的指示擺佈,同時改變了縛綁的方式,將高舉頭頂的手臂鬆綁放下,改和兩腳足踝捆綁在一起,芸柔赤裸著身體、抬高美臀,伏在公公上面,飽軟的乳團擠貼公公的啤酒肚,臉旁就是那根盤滿紫青色蜿蜒怒筋的龍柱,從它散發出來的灼燙溫度,幾乎燒痛芸柔水嫩的粉頰。
而趙同這邊,卻是另一番激淫的春光,芸柔充份濕潤的花瓣,就盛開在他眼前幾公分,血紅的小洞內、層層巒巒的緊密構造一覽無疑,連微微鼓起的菊肛都可以細數上面的褶紋,她的大腿根和股溝,早已被愛液濡得粘滑亮濕一片,面對這種讓人血脈賁張的景色,趙同已經無法克制自己爆發的情慾。
「快啊!快用你的舌頭舔你公公的肉棒!我們等著看呢!」
「嘿嘿…好刺激,比我自己搞還過癮!」
那些男人完全失去上流人士的形象,或蹲或趴,團團圍在芸柔和趙同周圍,催促可憐的芸柔用唇舌舔弄公公的肉棒供他們取悅。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些上流社會的禽獸病得不輕,這麼美的女人赤裸裸綁在眼前,為何自己不先享用,而要看著她和自己公公淫亂、百般淩辱她、讓她羞恨到極點為樂?
其實他們的確病了,他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裏,有一半以上的日子天天都在玩女人,正常的方式玩久難免玩膩,若沒有想出更刺激更淫亂的方式,很難滿足他們養大的變態大胃口,今天這齣戲是看過最讓他們血脈賁張的一次!
如仙子般美麗臉蛋的動人少婦、火辣性感的雪白身體、容滿聖潔母乳的豐滿乳房、殘虐淫蕩的繩縛。
公公與俏媳婦的被迫淫亂…每一個劇本都讓心臟興奮到難以負荷,至於真正提槍上這尤物的時機,反倒不是那麼另人著急的事了,大家都想等慾火被撩高到快爆炸時,再一股作氣,發洩在這美麗悽楚的女人身上。
芸柔緊閉上眼,吐出粉紅嬌嫩的舌尖,羞怯的在趙同火燙的陰莖上找繩結,軟嫩的舌片碰及肉棒的剎那,照同忍不住挺直身子,腳掌往前伸,口中還發出難聽的舒爽呻吟。
芸柔聽見公公淫穢的聲音,整張俏臉都紅了起來,流淚羞嗔道:「爸…你別發出那種聲音…我會…弄不下去…」
「對…對不起…柔柔…你的舌頭好軟…我會有感覺…下次我會忍住…」趙同解釋著,卻讓芸柔更感悲辱。
「快點弄!別拖拖拉拉的!信不信我再把他的老二綁緊起來?」顧廉用君漢威脅芸柔。
芸柔只好繼續伸出舌瓣在公公的怒棍上探索,趙同雖然說要忍住,但被綁成人柱般的臃腫的身驅,仍隨著媳婦香舌的撫弄,發出陣陣痙攣的快樂顫抖,嘴裏咿咿唔唔的亂哼,芸柔不敢睜眼看公公的陽物,一味閉著眼,用發抖的舌尖去探索,又那弄得鬆緊纏在上面的細線,事實上顧廉給她的交換條件,根本也是件不可能的任務,只是拿來供他們這群男人賞樂的罷了。
而在媳婦香舌的撫弄下,趙同的肉莖更粗漲得通紅泛紫,細線緊緊陷入肉裏頭,就像超市里用繩子捆綁的大肉腸,上面的血管像大大小小的蚯蚓,彎彎延延爬滿肉柱,龜頭是一團盛張的傘菇,呈現紫黑的凶怒色澤,裂開的血紅馬眼裏湧滿透明的粘液。
這時有人「好心」指引芸柔道:「你這樣亂舔沒用的,繩子的結打在龜頭的下麵啦!」
「你要睜開眼來找,不然永遠也弄不開,只會把你公公舔到射出來。」又有人邪惡的說。
說話的那個人剛說完,馬上有人回堵他:「你幹嘛說出來啊!人家媳婦跟公公在要好,要幫公公舔出來,被你一說,女生的臉皮薄,搞不好就不敢繼續弄了啊!」
語畢,那些男人又全都轟笑起來。
芸柔羞恨到玉體顫抖??
幾度腦海空白差點昏過去,但他們談話的內容卻也一字一句全進了耳裏,她強迫自己睜開眼,果然找到那個十分牢緊的線結就打在公公龜頭腹面的下方,她牙一咬,頭微偏將兩片軟唇貼上龜頸,柔嫩的舌尖撥弄線結??
試圖去鬆開它。
一心想趕快弄鬆線,好從公公身上離開的芸柔,卻忽略了某件事,她用最銷魂的舌尖,去舔弄公公陽具的這個部位,正是男人最敏感之處,這個突如其來舉動,讓毫無準備的趙同渾身發顫,口中激動的呻吟。
芸柔卻沒停止她的動作,柔嫩的舌瓣繼續在上面滑動,趙同強烈發抖的說:
「柔…柔柔…啊…那裏…那裏是…不行…」芸柔聽到公公十分忍耐的呼聲,才驚覺唇下的肉棒莫名抖動,而且變得更粗更燙,急忙鬆開唇舌,慌亂的說:「爸…你要忍住…千萬不行…不能出…」
她飽受摧殘的柔弱芳心所想的,是萬一公公被她舔到射精,就和口交亂倫無異了。
但顧廉啟會這麼輕易饒過她,他冷冷的說:「含進去!」
芸柔沒聽懂,轉頭美眸迷惑的望著他。
「把整條肉棒吞進嘴里弄。」他再一次加強語氣說。
「不行!我沒答應要這麼作!」芸柔氣憤的回答。
顧廉獰笑數聲,拿出一條粗的生橡皮筋:「如果我把這條生橡皮筋套在你丈夫的小老二,先在蛋蛋上繞幾圈,再拉到陰莖扭幾圈,不曉得要多久時間,他那根尿尿的工具就會永遠失去效用?」
「你不能那樣作!這樣實在太卑鄙了!」芸柔悲哀的哭著說。
「我為什麼不能這樣作?反正你的舌頭也弄不開你公公肉棒上的繩結,我再把你老公的老二綁死也是約定好的事。除非你肯幫你公公口交給我們看,否則這條橡皮筋立刻就能派上用場!」
〈口交…真的要幫君漢的爸爸作這種事了…君漢在他們手裏…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芸柔美麗的身體慄慄的發抖,她知道自己不屈服在顧廉的淫威下,丈夫君漢一定會被他再用生橡皮綁住,他現在的肉根好不容易比方才被綁時恢復了正常血色,要是再被顧廉手裏那條粗牢的橡皮筋捆綁,恐怕真的永遠不能用了!
芸柔閉上眼滑下兩行珠淚,努力伸長玉項,將嘴移至碩大龜菇的上方,羞恨欃雜的悲哀下,張啟美麗的櫻唇,慢慢將公公粗硬到不行的怒棍緩緩吞入口中。
「噢……柔…柔…」趙同全身激烈的顫抖,舒爽到連被直直並捆的雙腿盡頭,十根腳趾都扭夾在一起,媳婦口腔裏柔軟濕潤的粘膜,微燙卻十分舒服的津液,還有滑滑酥嫩的香舌,慢慢吞噬包圍整條肉根,從龜頭以降,都產生要融化的感覺。
芸柔的小嘴只足以吞進公公趙同勃起肉棍的三分之二,熱鐵一般的肉菇已經頂到喉嚨,塞得她呼吸急促。
「你會口交吧?要動起來,還要吸出清脆的聲音,這些不須我再教你吧?快點讓你公公高潮,你就能快解脫,但如果你想盡孝心讓你公公舒服久一點,慢慢舔我也沒意見。」顧廉邪惡的說。
他的每句話都讓芸柔羞恨欲死,芸柔銷魂的小嘴,慢慢的在公公粗大的硬棒上套動,趙同又忍不住發出淫穢的歎息:「柔柔…你…噢…你真…好…」
芸柔聽公公稱讚她,非但沒有一點喜悅,只感到深深的羞恥和悲哀,眼淚如斷線珍珠止也止不住,她想讓這個惡夢趕緊過去,只好加速小嘴套弄的速度,因為丈夫老二時常舉不起,芸柔在床第間為丈夫口交過好幾次,口交技巧本來就不錯,只是沒想到有朝一日會替丈夫的父親作這種事。
隨著她深吞緊吸的速度加快,現場發出啾啾滋滋的清脆淫聲,她微喘著氣,髮絲散落、模樣淒迷又散發誘人的極度性感,享受美麗媳婦銷魂小嘴的趙同,則不斷左右擺動頭,發出激爽的呻吟,甚至放肆的叫喚媳婦的膩名。
「柔柔…噢…柔柔…你真好…你是…好女人…好媳婦…唔…柔柔…我……我快…快出來了…慢一點…不…不要太快…讓我…忍久一點…」
芸柔強迫自己不要聽進公公無恥的叫聲,一味加快速度想將公公的精液吸出來,她將肉棒吞到最底,往上吐時,口腔緊吸,舌瓣如同靈巧的小蛇纏在龜頭下方作重點挑逗,如此快速而有節奏的重複,顧廉還要人用攝像機攝下芸柔吞含時的動人神情,實地轉播給臉在另一頭的照同看,任何男人被芸柔這種美女如此口交,恐怕不出幾十下就要棄械投降,趙同卻因為陽物被細線緊纏之故,延遲了射精的時間。
終於,趙同發出一聲難聽的長嗥:「噢…出來了…出來了…美柔柔…我要出來了…」
芸柔感到塞滿口腔沒有縫隙的火燙硬物膨脹一圈,公公的雙腿和肥腰也在急速抖動,知道公公就要射精,但來不及將嘴離開,滾沸的精液就已經湧進口中,她痛苦的閉上眼,等肉棒停止抖跳,才傷心的啜泣,這時腥臭的精液從她唇間,延著半硬的肉棒大量流下來。
她以為惡夢暫時過去,不料股間敏感的肉縫,突然傳來一陣濕滑的舔拭。
是舌頭!男人的舌頭,公公趙同的舌頭,竟在舔她下體……
「哼…爸!你在作什麼…不行,這樣…我們應該停止了…」她又驚又羞的制止。
但趙同卻像沒聽到一般,舌尖挑開肉蒂外薄嫩的包皮,在充血的肉豆上輕輕摩擦。
「不行…」芸柔痛苦的叫停,卻又忍不住發出呻吟。
她的手和腳被捆綁在一起,跪伏在趙同身上,還是男女69的姿勢,根本無法以行動制止趙同現在對她作的一切。
肉豆已經完全硬起來,公公舌尖的撫弄,形成一波接一波的酥癢電流,芸柔幾近於無法思考,繩子鬆脫掉的一邊乳頭,不知是否因為肉體的興奮,又開始間歇的噴出細細的母奶。
一會兒,滾熱濕粘的舌頭從肉豆上轉移,來回掃動張開的恥穴周圍肉瓣,以及穴內粉紅濕潤的粘膜組織。
「嗯…哦…爸…」芸柔腳掌向上的十根腳趾全都向內彎屈,肌膚下隱約可見細嫩可愛的血管,雪白胴體也抹了一層性感的暈紅,黑大理石地板上,白晰的母奶已經形成一片小水泊。
趙同慢慢將滾燙的舌頭送進生小孩的肉洞裏。
雖然身體漸漸傳來快融化的充滿快感,但芸柔卻也驚醒過來:「爸…我們不行…不能這樣…我們這樣是亂…倫…啊…停…停下…來…不要再進去…啊…」
她扭著誘人的屁股抵抗,但趙同也是個老手,他的舌片在媳婦肉洞內進出,牙齒輕磨豆豆,兩三下芸柔就嬌喘不成聲,抗拒的屁股,反而羞澀的擺動迎合起來。
「唔…爸…不行…我們不可以……快停止………我會…啊…會出來…」
她感到一股強烈的尿意充漲,知道身體已經快要高潮,抗拒與渴盼的矛盾,讓她更無法思考,生理卻也因為這種倒錯感而更興奮。
趙同聽見媳婦動人的呻叫,更是使出渾身解數挑逗媳婦的水洞。
「唔…唔…吱…叫我同…別叫…我爸…」趙同呼吸雜亂,吸著媳婦的禁忌之洞,口中滿是水聲含混不清的說。
「唔…出來了…我到了…到了…同…」芸柔揚起下巴痛苦的哀鳴,柔弱的嬌軀一陣痙攣,奶水如泉般噴出乳頭!
高潮過後,公媳赤裸的肉體都像從水裏撈起來一樣緊粘在一起,趙同離開恥縫的舌尖,牽出一條粘白色的東西。
在淩辱芸柔的密室裏,又進入了另一波火熱淫亂的高潮,芸柔悲泣哭求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被淹沒在男人的吆喝與笑聲當中。
剛被迫與公公趙同口交過的可憐芸柔,現在正被一根粗繩懸吊起來,腿踝與大腿再遭繩索纏繞在一起,迫始使她一雙美腿無法夾合,兩腿間無盡的春光完全暴露在沁涼的冷氣中;此外雙臂也再度被拉高過頭往下拗,連同繞過乳房上方數圈的麻繩一起捆綁在背後。
懸吊她身體的繩索用一根鐵勾子勾在她背後的繩結上,繩索經過天花板的滑輪,另一端圈綁在一個男人的雙腕上,那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她親愛的丈夫趙君漢。
君漢蒼白的身體,為了拉住妻子的身體不讓她往下墜,用力到筋骨浮現,細瘦的腿一直發抖,他的一對腳踝被鎖重犯用的鐐銬銬著,讓他使力更為不便,但不論如何,他說什麼也不願放鬆,因為在另一頭他心愛的妻子柔柔,雪白腿根間微啟的粉紅嫩縫,已經和他父親趙同的龜頭離不到五公分的距離。
趙同一絲不掛、整個人像根木頭似的被捆得直挺挺的躺在芸柔正下方,而他下體那條同是直挺挺矗立的肉棍,在旁人手握的調整下,毫無偏差地對準媳婦的嫩屄。
如果君漢拉不住芸柔,他的妻子和父親的生殖器將會結合,發生亂倫的慘事!
只不過以他目前體力迅速耗盡的情形,根本無法再撐多久。
公公與俏媳婦的肉體雖然還沒到結合的地步,彼此性器間卻先有了微妙的聯結,從芸柔恥縫泌垂下來的愛液,形成一條透明的粘柱,一頭裹在公公紫硬的龜頭上,形成媳婦與公公間的淫亂的媒介。
原來顧廉在芸柔熟裂的果肉以及緊細的菊肛內外都塗遍烈性的騷癢藥,芸柔纖弱的肉體,早已承受不住藥性的摧殘,產生了最原始的反應,只是她強烈的羞恥感,仍讓她維持相當程度的清醒和理智。
她知道再這樣下去,丈夫一定會拉不住她,只好哀淒狼狽的乞求顧廉:「求求你……給誰都可以……只要不是君漢的爸爸……」
顧廉淫笑道:「給誰都可以?你是說真的嗎?」芸柔羞恨愈絕的閉上了眼,兩行清透的淚水滑下臉頰。
「既然你這麼求我了,我就幫你介紹一位元物件吧!」顧廉拍拍手,他的手下立刻帶進一個猥瑣的中年男人。
這人一出現,躺在地上的趙同立刻瞪大了眼:「老王!你……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來幹什麼!」
問出口後,突然明白了顧廉的意圖,激動憤怒的對那叫老王的男人吼道:「我警告你!不許碰柔柔!」
原來老王是趙同家中的下人,負責打雜和照顧家裏養的狗,沒想到竟也被顧廉帶來,目睹他們趙家的醜事。
老王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也是張大嘴好久無法反應過來,許久才支支吾吾的問:「老……老爺……少……少爺……少夫人……你……你們在……做什麼?」
顧廉冷笑道:「小柔柔,你不是有事求老王嗎?說啊!再不說,恐怕你那沒用的老公撐不了多久了,嘿嘿……」
「柔柔!別說!不能說!」趙同妒火中燒的吼道。他心裏自私的想,寧可和媳婦亂倫,也不能讓她被這低三下四的下人享用,媳婦動人的身體應該是他們家的財產才對,下人休想染指。
君漢也發出「嗚嗚」的怒吼,只是他正用吃奶力氣拉住妻子的身體,嘴又被塞住,所以根本沒人知道他在罵些什麼。
但芸柔與趙同的想法卻完全不同,也不能接受在丈夫面前發生和公公亂倫這種事,加上被藥物折磨而漸漸迷亂的意識,使她說出了以前想也未曾想過會對丈夫以外男人說出口的話:「求……求你……和我……作愛……」
「柔柔!你這蕩婦!不許這樣!爸爸不許你被別的男人碰!」趙同漲紅臉怒吼。
老王腦袋一陣暈眩,心臟如鼓錘在撞,半晌才發抖指著自己鼻子,不敢置信地瞪著淒麗令人動魄的少夫人問:「我……是我嗎?少夫人……是要和我……」
顧廉走向芸柔,撫摸著她淩亂但仍烏亮的秀髮說:「你應該說:」
請和我性交「才對,你有什麼資格要人家和你作愛?要搞清楚自己現在的身份。」
受到顧廉百般羞辱的芸柔,啜泣但順從的說:「是……請和我……性交。」「不!不要求他!他沒資格碰你!」趙同不甘心的大叫。
另一邊苦苦支撐妻子身體重量的君漢,其實力氣早就用盡,這時完全是用意志力在死撐,但聽到妻子口中說出這種無恥之語,一時急怒攻心,卻再也拉不住繩索了。
令一頭的芸柔突感身子往下沉,她驚慌淒叫一聲,慘事已經發生,肥嫩的小穴對著公公的龜頭坐落,瞬間吞入了整條粗大的肉棍。
「噢!」趙同也立刻發出滿足的呻吟和冷顫。
「亂倫了!」圍觀的衣冠禽獸們一起發出亢奮的歎息,還紛紛竊語討論:
「趙同那一根終於插進媳婦體內……」
「真好啊,有這種媳婦真好……」
「是啊,娶一個俏媳婦父子兩人享用,可真劃得來!」……
「不……不要……拉我上來……我不要亂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644

帖子

1304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304
發表於 2018-10-1 02:27:55 | 顯示全部樓層
此帖僅作者可見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644

帖子

1304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304
發表於 2018-10-1 02:27:55 | 顯示全部樓層
此帖僅作者可見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644

帖子

1304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304
發表於 2018-10-1 02:27:55 | 顯示全部樓層
此帖僅作者可見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27

帖子

458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458
發表於 2018-10-1 02:30:22 | 顯示全部樓層
此帖僅作者可見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227

帖子

458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458
發表於 2018-10-1 02:30:22 | 顯示全部樓層
此帖僅作者可見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53

帖子

912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912
發表於 2018-10-1 02:50:02 | 顯示全部樓層
此帖僅作者可見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453

帖子

912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912
發表於 2018-10-1 02:50:03 | 顯示全部樓層
此帖僅作者可見

使用道具 舉報

小黑屋|台灣出差找囡囡 外送茶論壇 台北找正妹 台中外送茶 上門服務 台灣一夜情 西門町旅遊出差叫小姐line:78141台中外送茶板橋叫服務土城叫小姐新竹約炮中和旅館叫Wechat: twc141酒店叫服務台北旅館叫小姐台北永和叫小姐外送茶土城叫小姐板橋外送茶  

GMT+8, 2018-10-22 11:56 , Processed in 0.85643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