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出差找囡囡 外送茶論壇 台北找正妹 台中外送茶 上門服務 台灣一夜情 西門町旅遊出差叫小姐line:78141台中外送茶板橋叫服務土城叫小姐新竹約炮中和旅館叫Wechat: twc141酒店叫服務台北旅館叫小姐台北永和叫小姐外送茶土城叫小姐板橋外送茶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4|回復: 0

[分享] 姐妹同床

[複製鏈接]

892

主題

904

帖子

3071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071
發表於 2018-10-11 00:55: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幾年前,準備去大連玩一玩。上次去還是N年多以前。
時間很緊,所以我坐早上6點的火車。
運氣比較好,前天下午買的票竟然還有座。
在我之前之后一段時間買的人都沒買到,出行開門紅,感到高興啊。
才坐到位置上就發現旁邊的座位上有4個學生。
聽他們說話原來是離我工作不遠的師專的學生。
里面有一個女孩子,3個男生。
因為女的不漂亮,所以我不感興趣就沒和他們聊天。
坐過2個站地后我突然聽到一聲很嗲還有點發顫的聲音:“可找到你們了!!!”
我睜眼一看,我的面前站著一個張的蠻可愛的女生在和那幾個學生說話。
終于有個養眼的小女可以欣賞了。
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蠻可愛的。
豐滿圓潤的身體,大概有35D的豐乳加上她那嗲嗲的聲音,確實很燎人。
我就做在那里開始欣賞起她來。
隨著他們的說話我知道了她叫月如,3個男生里面有一個是她姐夫(寢室大姐的老公),她自己在另一個車廂有點害怕,就跑過來找他們。
隨著她越來越多的語言和動作我發現了一個事情,她和我那個喜歡了9年的女孩除了容貌不一樣外其他的諸如聲音,皮膚,動作,身材,穿著甚至連開心歡笑時那誇張的肢體動作都一模一樣,這讓我越來越喜歡她。
他們聊天時總喜歡逗月如,我就時常搭話的幫她,到后來就變成了我們倆和另4個開戰。
他們的語言讓我們越來越默契,我們總會不時的相視一笑。
這讓他們發現了,調笑著對我們說:“不是一箭鐘情了吧?”
我就厚著臉皮說:“我是一箭飛出去了,也不知道人家中箭沒啊!!”
月如當時就拿眼睛白我說到:“我可小呢,啥也不懂啥都沒聽到啊。”
逗的他們哈哈大笑。

  他們在離大連2個站地下了車,這下只剩我們倆個了,我就跑到她對面坐著。
也不說話就看她,看的她不好意思了就瞪我:“看啥呀,沒看夠呀?”
“沒有,才看了這一會那能看夠啊,不看以后就沒機會看美女了。”
我如是說。
她白了我一眼“我可不是美女啊!在說了,離的那麼近,回去了想去就去唄。誰還能攔你嗎?”
我笑嘻嘻說:“那這幾天可夠我受的了,咋辦啊?”
說著我就跑她的座和他一起坐著,又捉到她的小手,她掙了幾下也沒掙開,又不好意思讓別人知道看笑話,瞪了我一下,小聲說:“真討厭,快放開。”
我笑笑也不吱聲,沒辦法月如只好讓我握著,還說著:“一會就放開我啊。”
握著她的手我一邊和她聊天一邊輕輕的捏她的手心,氣的她直說,握著也不老實點。
2個站地3小時,讓我們互相了解了許多,原來我們的性格有那麼多的相像。
她這次是去大連看她懷孕5個月的姐姐,她姐夫出國2個月了還沒回來呢,她要去照顧照顧姐姐。
  美麗的大連終于到了。
我牽著她的手才一出站臺就聽到有人喊“月如,這里!!月如,這里!”
我抬眼就看到一個渾身散發著成熟韻味的美艷少婦向我們揮手。
一身粉色連衣裙,隆起的腹胸,挽起的長發,看的我和旁邊那些男人個個眼睛發亮。
月如小跑過去,我拿著東西跟在后面。
月如拉著美婦的手搖晃著說:“姐姐 你又漂亮嘍!放假我來照顧你咯,順便好好的玩一下!嘻嘻!!”
“你呀!就知道玩,你是來照顧我的嗎?說的真好聽!!”
“你怎麼這麼說人家嘛,真不夠意思!蕭遙,快過來啊!!這是我姐姐,如雪!”
“哎,來了”我連忙應到,快速的走到她們身邊。“
姐姐,這是我朋友,蕭遙,他來大連玩,我們一起座車來的。
”她不敢說是在火車上認識的,直接就說我是她朋友。“
雪姐好,我上大連來走走,好多年沒來了,正好月如也要來,我們就一起了”
“恩,這樣不錯,她自己座車有個人陪伴省的害怕,謝謝你啊!”
“你太客氣了,這沒什麼的!既然月如也和你碰面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要先找個旅店住下,有時間在去打擾!”
雪姐看了看我“既然一起來玩,那就去我家吧,反正家里地方也夠,而且就我一個人,你們正好陪陪我。”
有這樣美女天天看著也不錯啊,我心里這個高興啊,臉上卻一臉難為情的說“謝謝雪姐,真實不好意思啊,打擾你了。”
  
我們打車,一會就到了雪姐的家里,雪姐到家就到臥室里面換衣服去了。
雪姐一會就出來了,但是換了一套睡衣,看著若隱若現的身體,我的肉棒就開始膨脹起來,為了不讓雪姐發現,我只好在沙發上坐著把身體縮在一起。
雪姐坐到沙發上和我聊天,看著她一張一合的嘴唇我就不由的想象著自己的肉棒被她含著的樣子,肉棒就越發的漲疼。
終于在我要受不了的時候月如出來了,我也顧不上欣賞美女出浴的樣子就急急的跑向浴室。
雪姐看到我的樣子突然一楞,然后身后就傳來了她誇張的笑聲和月如的疑問聲。

  喘著粗氣,進了浴室我一眼就看到了浴欄里面月如換下來的衣服。
上面應該是月如換下來的棉質的白色小褲褲,一看就知道是小女生穿的。
聞著上面的味道我的弟弟終于吐出了滿腔的苦水。
我剛出浴室月如就跑進去把小褲褲收到浴欄底下,逗的我哈哈大笑,忍著疼,讓她狠狠的錘了我幾下。結果雪姐對我淡淡的一笑就讓我噶冉而止滿臉通紅。
  雪姐讓我在客房休息,才睡了3小時就讓她們把我搞起來去陪她們逛街。
還好已經休息好了,要不然我還真擔心我會不會累死。
十月的大連氣候宜人,帶著倆個漂亮的美女走在街上真是開心啊。
在我累倒之前,倆個女人終于停止了瘋狂的逛街行動,帶著一堆的東西回家了。
雪姐一到家就笑著對我說:“為了獎勵你這麼辛苦,做一頓好吃的補償你。”
說實話,我對雪姐的廚藝真的保持懷疑態度,但是我可不敢說。
半個小時后的我驚訝的看著雪姐做出來的一桌美食,顧不上誇獎就大吃起來。
還不錯,蠻好吃的。
陪女人逛街,累啊!
多吃點補償一下。
沒想到雪姐還拿出了一瓶紅酒,對我們說:“我懷孕,就陪你們喝一小口吧,你們自己盡興。”
對紅酒咱還是有一點知識的。
我執瓶慢慢的把酒倒入杯中,看了看,色呈石榴紅,酒色不錯。
將酒緩緩的“搖醒”,有股淡淡的玫瑰花香味,恩,這是二年左右的新酒。喝
了一小口,入嘴圓潤可口。看著月如和雪姐一臉的驚訝我隨口說到:“不錯,是瓶精美型的紅酒。柔和口味,在國內不會太便宜的。”
雪姐笑著說:“這是你姐夫去年在法國帶回來的,說是別人送的,應該不錯!沒想到蕭遙你還懂這個啊?看你的樣子蠻有水平的啊!”
月如一臉興奮的說:“也不看看是誰的朋友,當然厲害啦!”
“就你行!”雪姐笑著說月如。
我說:“就是上網的時候瞎看唄,啥都看一點,記住了就懂了點,沒記住就忘記了!”
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我們把這瓶都喝光了。
看著她們臉蛋緋紅,水潤的小嘴,丁香小舌不時的還出來舔一舔,我的肉棒就越發的強硬,忍吧。

  吃了好久,雪姐妖嬈的走進自己房間。
餐桌前就剩我和月如,看著那水亮的嘴唇我在也忍不住了,撲抱著月如吻了起來。
開始她還推拒著我,慢慢的開始有了回應,小舌頭調皮的和我糾纏起來,當我們熱吻分開時,唾液就象絲糖一樣連在之間,羞的它把頭扭向一邊。
我嘿嘿一樂,用舌頭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嗯……”她猛的一哆嗦,呻吟了一下。
哈哈,原來這里是敏感帶。
我抱著她來到沙發上,我用嘴唇夾住的耳垂,輕輕舔它…撕咬…,我輕輕的向她的耳朵里吹氣,“咯咯…不要…好癢啊!!”
我每吹一次她就癢的直往后搖頭。
我慢慢的在她后背,臀部撫摸,月如的眼睛一片水汪,像是迷霧充滿了迷蒙,仿佛是在期待什麼,又好像在渴望什麼,是那樣的美,看得我有點發慌。
順著月如的眼睛瞧下去,她那挺直而高的鼻子微微的伸張著,紅潤的小嘴,也在微微的輕啟。我的一只手在她的背后輕撫,一只手則隔著T恤,按著她的乳房。而月如經過酒精的催發似乎早己饑渴難奈,熱烈的出乎我的意料,她的鼻孔中傳出了陣陣的熱氣,口中也開始輕輕的哼著:“嗯……嗯……嗯……”

  一只手在她白皙豐潤的乳房上,揉搓著,輕撫著,我的嘴,順著香唇,漸次的吻到她那雪白的脖子,她的乳房,一寸一點的輕吮著,弄得月如不住的顫抖,不停的輕哼。
我的嘴終于移到她敏感的乳頭,粉紅的乳頭上,我的舌頭像是催情針似的,舔得月如不住的呻吟:“嗯……嗯……哦……哦……嗯……哦……”
她的乳頭是越舔越硬,硬幣大小的乳暈上因興奮起滿了小顆粒,整個乳房也漲的更大更堅挺,變成粉紅色,她不時的把乳房向上挺,迎合我的撫摩吸舔。

  我的另一只手輕輕的按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洲,一點稀疏的陰毛早被淫水沾濕了。她的陰毛少而細軟。
她的陰唇,像發高燒似的,好燙。
于是我的手,開始解開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衣褲,被棄置于沙發下,終于脫掉了那緊護著私處的小內褲,月如那全裸的彤體映入眼簾。
月如的彤體實在太美了,純白的玉體、微透紅的肌膚。
結實、如饅頭般豐潤的乳房,尖上那兩棵如草莓般的奶頭。
勻稱優美的曲線、平滑結實有彈性的小腹。
小腹下面那毛茸茸的一小片,把整個陰戶都露在外面,那兩片肥滿的陰唇,紅嘟嘟的,中間那條粉紅色的肉縫緊閉,陰蒂卻因為剛才的愛撫悄悄的露出頭來,再配上月如那健美豐潤的大腿,看起來不禁使人垂涎欲滴。

  我有點沖動的張嘴,狠狠的吸吮著她的香唇。
輕輕扶起月如對她說:“月如 ……我們到房里去。”
“恩”她輕聲回應著。我攙扶著她走到了自己的房里,把月如平放在床上。
只見她雙目緊閉,胸部大幅度的起伏,我挨著她躺下,湊上嘴,又開始索吻。
“嗯……嗯……嗯……”這一聲又一聲的鼻音,叫得我心慌意亂,真恨不得立刻干她的小穴。
我的手又開始不老實了,原本按在乳房上的手,直摸那尖挺的雙峰。
月如的手,一面抱著我的頭,一面摸著我的后背。
我知道她很需要,她很饑渴,我把手伸到下面,摸到了濕濕的一片,把手拿上來看著滿手的淫水,笑著說:“看你,已經流了這麼多口水了,哈哈,讒了好久了吧?”
拍掉我的手:“你才流口水了呢,真討厭,還不是你弄的。”

  我看她羞成這樣也不在多說,又把手放到下面去找她的陰蒂。
調皮的陰蒂自己已經興奮的探出頭來,我一個手指來回的在她陰唇上滑動,一個輕輕的按著陰蒂,每一次的移動輕按都會給月如帶來呻吟和顫動,我分開兩片飽滿的蜜唇,將鼻尖緊緊壓上鮮艷濕潤的嫩肉深深吸了口氣,月如“呀”的叫出聲來,我見她反應如此強烈,伸出舌尖在肉縫旁粉紅的蜜肉上舔了起來。
月如頓時渾身一顫,明媚的大眼睛仿佛籠罩了層雨霧,張開了嬌艷的雙唇,卻沒有發出聲音,神態茫然若失,桃源溪口微微一張一合,緩緩流出清澈透明的愛液。
我將那顆玲瓏可愛的鮮紅蚌珠含入嘴里,用舌尖輕快挑動,修長的中指緩緩刺入溫暖的蜜穴,輕輕地按壓轉動,一手則大力揉捏著她的乳房。
月如剛才與我一翻纏綿,何嘗不是強自壓抑著春情,此刻受我親密憐愛,再不需顧忌什麼,喉間發出高亢的呻吟,纖細的腰肢弓起,玉臀竟抬離床板,隨著我的舔弄左右搖擺。
我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的反應,口上大力動了兩下,月如倏地全身繃緊,嬌吟一聲,肉穴內抽搐起來,不斷噴出粘稠的蜜露。
月如癱瘓似的躺在床上,眼神迷離,鼻翼煽動,兩腮艷紅,呼吸急促。
我把她摟入懷中,輕輕撫摸她緞子般光滑的肌膚。

  過了片刻,她的呼吸才平穩下來,我伸出食拇指夾住一片蜜唇輕輕揉動,月如柔弱的嬌哼著,一絲晶瑩的蜜液沿著肉縫滑了出來,掛在蜜唇的邊緣,我用手扶著肉棒,用龜頭擠開她的蜜唇並輕輕的上下滑動,不時的用龜頭輕點一下她的陰蒂,在上面輕輕的摩擦。
月如被我弄的呻吟不已,晃動著下體追逐著我的肉棒。
我笑著說:“呵呵,好寶貝,這叫割蚌取珠。怎麼樣?舒服不?”
月如雖然沒有搭話卻向下探出小手,握住了紫紅的龜頭輕輕揉捏,尖尖的指甲不時靈巧刮過敏感的尖端,帶來陣陣瘙癢的痛楚。
火熱的肉棒在她纖巧玲瓏的小手里不斷跳動,馬口不時流出透明的淫液。
月如用指尖沾了一些,緩緩涂上自己鮮艷的紅唇,明媚的大眼睛卻一瞬不動的注視著我。
我心中激蕩,叫道:“月如!把你的小MM分開!”
月如輕吟一聲,雙手扒住兩片肉唇邊,向兩邊拉開,嬌嫩鮮紅的穴肉頓時露了出來,我右手食拇指捏住肉棒根部,甩動陽具在中間的嫩肉上拍打。
每打一次,她就不由自主的戰抖一下,桃源間卻立即充滿了晶瑩的淫液,不幾下肉棒上也已涂滿,我轉而在豐滿的玉臀上拍打,弄的她屁股上全是濕潤一片。
月如膩聲叫道:“哎喲…哎喲…”,
我更是欲火狂燒,將雙手拇指扳住兩片肉唇用力向兩邊分開,窄小的肉穴口頓時擴張成一個圓孔。
我慢慢將已經深紫色的龜頭湊近肉穴口,然后用力一挺,粗長的紫紅肉棒頓時闖入了她窄小的秘道。
再緩緩挺進,直頂到柔軟的花芯,月如舒服的嘆了口氣。

  我緊緊抱著她豐滿挺翹的玉臀,仔細體味著小穴對肉棒的包裹和研磨,半晌才扶住她的腰胯,慢慢將肉棒退出,直到只剩龜頭夾在肉唇間,再一下猛刺到底,不斷反復。
每次退出時,粗大的肉棒把她粉紅的穴肉和粘膩的淫水帶出,插入時又仿佛連肉唇也被帶入,雖然動作劇烈,速度卻很慢。
月如好似被懸在半空沒有著落,不住擺動玉臀,似乎想讓我把節奏放快。
我巧妙的躲閃著,她欲火焚身,焦急難耐,再也忍耐不住,嬌聲道:“好哥哥,求你別逗月如了,我要!”
我笑道:“你要什麼?”她昵聲道:“月如要哥哥好好的疼月如…”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我笑道:“姐姐,這叫農夫墾荒,動作比較小,感覺卻很好,還順帶可以慢慢給你擴張一下,方便一會我大力抽送。”雪姐用她那陣陣的呻吟回答了我,一看雪姐也進入了狀況,也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芬芳的蜜汁被粗壯的肉棒陣陣帶出,她的股間已是亮晶晶的一片。雪姐口中高亢的呻吟越來越大。我把她的睡衣遞給她,雪姐馬上就握成一團塞進自己的小嘴死死的咬住。看見她塞住了嘴后我就用力打在她渾圓挺翹的玉臀上,每一下拍打,都會讓雪姐的蜜穴一陣緊縮,就象在用蜜穴給我的肉棒按摩一樣,在暖熱的肉壺中一緊一松,舒服的緊啊!!拍打時火辣辣的痛楚直傳到她的心里,卻因為我的一手緊握而不能扭動屁股閃躲,我不斷揮掌將雪白的玉臀打成一片火紅,雪姐一面嬌吟,寶蛤口卻吐出陣陣口涎。我松開按住她的手,蹲下身來,捧著豐滿的玉臀,伸出舌頭逐寸舔遍火熱的肌膚。又是火辣又是瘙癢的交錯感覺襲上她的心頭,雪姐不住敏感地哼叫,我拉開深深的臀溝,舌體添上倒轉的蜜唇,她激動得渾身顫抖,喉間唔唔有聲。我口舌並用,又舔又含,吮吸、挑弄、抿動,時而輕輕用舌尖劃過,時而將蜜唇含入口中用牙齒摩擦,雪姐只覺宛如有千百只蟲蟻在下體爬動,喉間吐出輕輕的呢喃。

  我將食中兩指刺入蜜壺,旋轉挖弄,舌尖轉而挑逗她的菊花蕾,她的呻吟逐漸高亢起來,我加快手指的抽動,一面讓舌尖頂入后庭,雪姐顫抖起來,我知道她高潮在即,站起身將玉莖插進蜜壺,微微抽動。雪姐聳動著玉臀,不住收縮秘道擠壓肉棒,似乎求我大力抽送。我伸手把她的纖腰重重壓住,讓玉莖牢牢抵住花蕊輕輕研磨,溫暖濕潤的肉穴蠕動得越來越快,我在她高潮的前一刻拔了出來,雪姐從高高的浪尖一下跌入了谷底,急得唔唔直叫。

  我定了一定,估計她的尖峰已過,又將玉莖捅入,頂住花蕊旋轉研磨。雪姐啊啊的叫了起來,我嘻嘻一笑,擺動著屁股,只覺得蜜穴里越來越溫暖濕潤,下身仿佛浸入了溫泉。
我仔細體察著蜜穴里的變化,又一次在她即將高潮的前一刻抽身而退,寶蛤口涌出一大股灼熱的巖漿。
她舉手要取出口中的睡衣,我沉聲道:“不許取!”

  雪姐嚇的一顫,竟也聽話的不敢再取,只得難受得啜泣起來。
先前我塞住她的小嘴,一是防她驚動鄰居,一是要她口不能言,所以不能軟語相求。
我將龜頭在濕潤的花瓣上磨動片刻,又插了進去,雪姐瘋狂地夾動著玉臀,我一槍到底,然后又全軍撤退,速度放的更慢。
雪兒終于忍不住低聲抽泣起來,我見她股間早已一片狼籍,粘稠的愛液糊滿大腿和玉臀,嬌嫩的寶蛤口變成奪目的殷紅色,不斷的開合,知道她已被逗到了極至,俯身取出她口中的褻衣,雪姐嗚咽道:“好弟弟……”

  我貼耳柔聲道:“乖雪兒,哥哥疼你,哥哥馬上讓你舒服!”
說著下身一挺,玉莖一刺到底。
我撐住床沿,擺動腰肢,以下身的力道重重撞擊她豐滿挺翹的玉臀。
秘道異常潤滑,玉莖狂猛地進進出出,火熱的蜜汁飛濺了出來。
雪姐歡快得忘形叫嚷,我連忙用力按住她的小嘴,上身重重壓在她的背上,下身卻馬步一樣跨住她的屁股后,沖擊更是狂野。
雪姐嬌柔的承受著我的身體,房間里響起重重的肉體撞擊聲和被捂住的嘴里壓抑的不停唔唔聲,堅硬碩大的肉棒迅猛奸淫著饑渴的蜜穴,郁積已久的狂潮終于向她再次猛烈沖擊。

  雪兒尖叫一聲,大力哆嗦起來。我將肉棒根部重重頂住蜜穴口,屁股用力搖擺頂壓,粗壯的玉莖根部將寶蛤口無情的裂開,滾燙的蜜肉頓時受到無處不到的擠弄,蜜壺的緊箍讓玉莖產生了疼痛的感覺,花蕊噴出陣陣灼熱的花蜜,澆在敏感的龜頭上,我不禁也連連顫抖。

  雪兒高潮過后,似乎要昏了過去,渾身癱軟,喉間無意識地呻吟。我讓肉棒繼續留在她體內,摟住纖腰緩緩的把側身放在床上。雪兒星眸半閉,面色蒼白,嬌喘微微,額上鼻尖全是晶瑩的小汗珠。
我一手握住豐乳輕輕揉動,一手在她后背輕輕愛撫,讓她品嘗極度愉悅后的溫馨余韻。
沒想到雪兒體質還很好,才一會呼吸又再輕快起來,臉蛋染上動人的風采,似乎又能經受一次風暴。
我停下手上動作,笑道:“雪兒,你看!”一面慢慢退出了玉莖。

  殷紅的寶蛤口微微開合,緩緩吐出一股濃稠如米粥的雪白蜜汁,雪兒嬌羞地呻吟一聲,滿面通紅,嬌嗔不依。
我探手在身下撫弄著那朵牡丹花,她微微顫抖,昵聲道:“好弟弟,姐姐剛才差點昏了過去,等我身體休息一會再弄好嗎?你還是先去找月如吧!”

  這時我才想起看月如。轉過頭,只見月如的身體香汗淋漓,渾身白皙的肌膚因為蕩漾的春情而變成嬌艷的粉紅色。
杏眼微閉,嫣紅的小嘴泛著水潤的光澤,丁香小舌不時的伸出嘴來添一添,一手放在乳房輕輕撫摸,另一只手放在淫水四溢的蜜穴上肆意的揉動,兩條修長結實的大腿不住扭動摩擦。
嘴里吐出銷魂放浪的呻吟,臉上的神情好似舒服至極。



我輕吻下雪姐,離開她來到月如的身邊。我低頭吻上她的誘人紅唇,一手把玩著她豐滿的乳房,一手伸到蜜穴上撫摸起來。
月如睜眼一看是我,輕吟一聲,雙手抱住我的脖子,雙腿纏上我的腰,身體緊緊的貼著我不停的擺動身體,呻吟著說:“哥,我要……快點……我好難過啊……嗯……”
“好寶貝,不要著急,哥哥馬上就肏你!”
“我一邊撫摸一邊說到。我拍拍她的屁股:”來,寶貝,翻過去到雪姐身邊,跪在床上,像雪姐剛才那樣的趴好!哥哥要好好的肏肏你,好好的獎勵獎勵你!“
月如難受的緊,也顧不得害羞,翻身爬過去,高高的撅起粉紅的玉臀,趴在雪姐旁邊,帶著一臉羞意,渴望的看著我。

  再看月如的玉臀,中間的桃源黑白分明,嬌嫩飽滿,當中卻是殷紅鮮艷的小小肉縫。
絲絲愛液閃著淫靡的螢光。
我想將它看個仔細,便大大的分開那飽滿的蜜唇。
兩片蜜唇受到牽拉而略微閤了開來,露出少許嬌嫩濕潤的淫肉。
蜜唇頂俏立著渾圓的鮮紅蚌珠,嬌艷欲滴,已如櫻桃般腫脹。
整個桃源濕潤滑膩,艷紅的蜜肉微微蠕動,極小的洞口忽隱忽現,好似正向我作出殷勤的邀請。
一面伸出食指尖輕輕劃過肉縫月如如遭雷炙,“嚶”的一聲蜷起了腿,一面羞得捂住俏臉。
我呵呵一笑,拉著她的手握住粗壯的肉棒,一面從身后吻上她的臉蛋。
月如有些羞澀的套弄著我,慢慢把身子轉了過來。
青蔥般的四根玉指捻住我的肉袋擠壓揉捏,溫暖的掌心卻巧妙的摩擦肉棒根部。
玉莖在她手中輕輕跳動,興奮的淫液不知不覺從紫紅的龜頭頂滴落,我心中大為意動,移到她腿間,握住膝蓋扳開了她豐滿的大腿,月如眉目含春,把肉棒牽引到桃源口,微微向我挺出下體。
我輕輕挺動腰肢,讓碩大的龜頭沿著蜜唇邊緣刺過,不時點點挺拔的蚌珠。
她敏感得不住顫抖,蛤口含滿了滑膩的口涎,眨眼間就把玉莖前端沾滿。
月如輕輕抱住了自己的雙腿,我甩動堅硬巨大的肉棒,不斷擊打在她灼熱粘膩的桃源口。
每擊打一次,她就顫抖一下,嬌吟一聲,點點淫液四下飛舞,粗壯的棒身不一會就糊滿了晶瑩的涎液,連帶她的芳草、大腿,也粘上閃亮的淫絲,終于忍不住求道:“好哥哥,求你別逗我了!”

  我嘿嘿一笑,捻住肉棒根部慢慢湊聲把龜頭淺淺刺進濕淋淋的肉縫,然后扶住她的纖腰,緩緩插了進去。
月如長長吁了口氣,卻皺起了眉頭,臉上神情既似舒爽無比,又似難受萬分。
我輕輕轉動屁股,巨大的肉棒掙脫粘膩淫肉的癡纏,碩大的龜頭卻死死頂住她柔軟的花芯。
月如張開了小嘴,喉間情不自禁膩聲“啊”的叫了出來。
我還未開始抽插,她已是狀若癡狂,扭動腰肢不斷轉側。
我把她的雙手緊緊壓住,緩緩將肉棒退出,待只剩龜頭夾在肉縫間,再重重插入。
她蹙起黛眉,臉上難受忍耐的表情,更是讓人心神蕩漾。
豐碩的酥胸隨著我的挺動前后跳躍,好象投入石子的水潭,不住蕩漾起眩目的乳波,而下體卻好似敞開了源頭的小溪,源源不斷涌出滾燙的蜜汁。

  我俯下身去,她立即緊緊抱住,還把櫻唇湊了上來,迷迷糊糊的尋找著我的大嘴。
我摟住她翻了個身,玉莖便深深陷入柔軟的花蕊。
月如好似被制住死穴,趴在我身上喘息,良久卻仍未適應過來,癱軟著一動不動,只是身子不時興奮得顫抖,下身更好象失禁一般,我的大腿片刻就被弄得一片濕潤滑膩。
肉棒不住跳動,伴隨著龜頭節律地漲縮。
月如只覺自己仿佛在空中縱情飄舞,身心又酥又軟,酣暢至極,鼻中輕輕膩聲呻吟。
她的下體再無半點空隙,棒身好像上了個柔軟的肉箍,我把她兩片肥厚的臀肉抓在手里用力揉捏,下腹挺了兩下,催道:“好寶貝,動動呀!自己動一動!”
月如細細喘息道:“哥哥,月如實在動不了……渾 身發軟!卻好舒服啊!”
  我嘿嘿一笑,翻身將她壓在體下,她果真就象沒有半點力氣,媚眼如絲,大腿無力地搭在床上,酥胸劇烈起伏,額頭和乳溝滿是汗珠,桃腮兒暈紅,小小鼻翼因為亢奮而不住煽動。
我用力把她堅挺豐滿的巨乳抓在手里,下體猛的刺入,小腹相撞發出“啪”的一聲。
月如登時仿若花枝亂顫,大力哆嗦,連忙將大腿最大限度打開外擺,使秘道充分擴張。
陰道中早已潤滑無比,火熱的蜜壺劇烈地蠕動,歡快的含吮著肉棒。
我刺到盡頭,卻仍不展開猛烈攻勢,只是耐心輕輕研磨。
月如只覺穴內好似有千萬只螻蟻爬動,心中瘙癢難耐,既希望我狂野抽插,又舍不得這銷魂滋味,情不自禁張嘴淫蕩呻吟起來。
我用力抱住她纖細的腰肢,淫笑道:“月如,舒服嗎?”
她抓住我的手臂,浪聲叫道:“舒服,月如舒服!”
話音未落,我已全身而退,她失望得嗚咽了一聲,拉著我的手,睜開眼哀求的望著我,哽咽道:“哥……”

  我微微一笑,輕佻地擰了擰她的臉蛋,舉起她光潔的小腿往螓首壓去。
月如臉如紅布,全身只剩背部著床,整個人折疊起來。她知道我的企圖,用力抱住自己一對大腿,下體頓時展露無遺。
兩片飽滿的陰唇變的無比柔軟,我輕輕用力就拉了開來,露出神秘的花園和蜜洞。
她的桃源濕漉漉一片,整個下體散發著濃郁的成熟氣息,殷紅的淫肉劇烈地收縮,不住擠出香濃的肉汁。
我嘻嘻一笑,用肉棒對準肉洞,慢慢插了進去,一邊仔細體會個中感受,笑道:“月如,喜歡哥哥這樣玩嗎?”
“喜歡,好喜歡,哥哥這樣弄的月如好舒服,好開心,真想永遠和哥哥這樣連在一起!”

她越說越是順暢,口中不斷吐出獻媚露骨的話,更仿佛從中獲得莫大的快感,臉蛋越來越紅,卻不是害羞所致,腰肢越扭越烈,一對腿在空中顫抖。
我用力把她的大腿推了上去,肉棒快速抽插,接口笑道:“你真的這麼快樂?這麼舒服?我真的這麼好嗎?”
“恩,是啊!!是啊!!好好……”她 的聲音尖細起來,臉上表情越來越銷魂,我知道她快要高潮,肉棒卻抽了出來。
月如大急扭動起屁股,求道:“好哥哥,求你讓月如快活吧!你想怎麼樣,我都答應你!”

  我緩緩站了起來,讓她朝天抱著屁股,分開腿跨在上面,對準張開的穴口,按著肉棒向下緩緩刺入。
她膩聲嬌呼。我笑道:“哦,是嗎?真的什麼都答應?”
一面用力坐了下去。
月如“啊”的一聲蹙眉嬌呼,身子弓得更是厲害,臉上神情卻萬般銷魂。
我用力壓住她的膝彎,緩緩把濕淋淋的肉棒提起,待只剩龜頭夾在溪口,猛的一下又坐了下去。

  月如尖叫了一聲,一對手連忙撐住繡榻,支撐住我的重量。我緩緩退后,粗長的肉棒一下子跳出蜜壺,在空中不住揮舞,絲絲淫液從棒身不斷滑落。極度空虛的感覺讓她幾乎哭了出來,睜眼哀怨地望著我道:“好老公……”
我微微一笑,放松壓住她的力道,往兩旁分開她的大腿,將玉莖輕輕刺了進去,然后溫柔抽插。
月如輕輕一顫,立即止住抽泣呻吟起來。
我輕快地擺動腰肢,讓肉棒左右上下挑刺,槍槍都讓她快活得大力哆嗦。
月如忘情迎合之余,淫言蕩語脫口而出。 

  我抓著她的奶子,耳邊聽著她放浪的呻吟,下身越動越快。月如浪叫道:“我……我今天才知道…什麼才是做愛的……滋味,好哥哥,親老公!你真厲害,快一點,用力點,我……我……要來了……來了!”
她口中的叫聲越來越響亮。
我舍不得封住她的小嘴,只有提醒道:“寶貝兒,別太大聲了,別人要休息呢!”
她的聲音越來越高,最后竟好似叫喊一般,接著劇烈顫抖數次,癱軟下來,這時我也敢到自己要射了,大聲說到:“好月兒,在堅持一下,我要射了。”

  這時雪姐突然拉著我說:“你不要在搞了,月如都讓你肏的快昏了,還是我來吧。”
結果我只好抽出來,讓月如躺在床上,快速的轉移到雪姐身上。這一轉移,射精的感覺又淡了。
為了找到感覺,我把肉棒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入,接觸到子宮頸在退出來,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都讓雪姐嬌吟陣陣,身體微微的顫抖。
每次退出我都用龜頭的肉棱在雪姐的G點上刮過,幾次下來雪姐開始迎合我的抽插。
“嗯…嗯…哦…哦…嗯…不要…啊…舒服…啊…頂到花芯了…好痛……慢一點…不要停…" 
我邊操邊問:" 雪姐,舒服嗎?我肏的深不深啊?""舒服,好舒服啊!!

 好暢快…用力…對…再用力!姐…要死了!啊!美死了!喔…”
“是我比較厲害還是姐夫厲害啊?我們誰肏的舒服啊?”
“你厲害,他那里有你厲害,啊…舒服死了啊…”

  雪姐回答過我的問題就大聲浪叫起來,伸手從下面揉搓自己的陰核,不時地又摸摸我的小卵蛋。
我看見姐姐兩個雪白多肉的大奶子不停地搖晃,于是抓住姐姐的奶子把玩,使勁地揉搓那兩團肉球,不時地捏弄幾下奶頭。
“啊!好弟弟!別捏我的奶頭,輕點!好痛喲……。哎呀!壞弟弟!叫你輕點捏,你…你反而捏得那…那麼重!會被你捏!捏破了…哎唷!你…你…你…真壞死了…喔…”
“哎唷!乖弟弟!我里面好癢!快…用力肏姐姐的…騷穴啊!對…對…啊!好舒服!我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好老公…啊…真美死我了!啊…我要泄了…”
“啊…啊…我也要快了,我們一起啊…姐姐…我要射了!!”
“射吧!!射到里面來,全都射給我”
火熱蜜穴里蠕動越來越快,收縮也越來越強烈,對龜頭的刺激也越來越強烈,知道雪姐高潮在即,我盡力地沖擊著她。
雪姐突然渾身一震,癱軟下來,蜜壺內陣陣緊箍,從花芯噴出一股滾燙的蜜汁灑在我的龜頭上,燙得我的龜頭癢癢的,花芯就象小嘴裹著龜頭,這時我渾身一麻,精子噴涌而出,射在雪姐的花芯上,射的她一陣顫抖
“啊!!好熱!!好燙!!好多啊!!射死我了!!”
高潮過后,姐姐雙眼緊閉,仿佛虛脫了一般癱倒在我身上。
我的肉棒仍然插在她的蜜穴里,暖暖的就象放在溫開水中浸泡著一樣。
舒服極了。
撫摸著身邊入睡的兩女,我也沉沉的睡著了。
 
 早上醒來,只見兩女睡的正香,白皙的彤體泛誘人的光澤,臉上掛的甜美的笑容,偶爾還發出聲輕哼,想來一定是夢到了昨晚的開心時刻。
想起昨夜的種種激情,我開心的笑了,沒想到出遊會發生這麼件不可預料的事情。
想到還有4天的假期,可以盡情的在這對姐妹身上開心我就高興不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小黑屋|台灣出差找囡囡 外送茶論壇 台北找正妹 台中外送茶 上門服務 台灣一夜情 西門町旅遊出差叫小姐line:78141台中外送茶板橋叫服務土城叫小姐新竹約炮中和旅館叫Wechat: twc141酒店叫服務台北旅館叫小姐台北永和叫小姐外送茶土城叫小姐板橋外送茶  

GMT+8, 2018-10-22 10:42 , Processed in 8.45599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